雪*^O^*

16

这一天,他照常打开游戏群,群里人终于等到了大佬,一个个哀嚎,让大佬带飞。

突然一个小透明给沈清秋发私信说是岳清源出事了,还发给了沈清秋新闻的截图。沈清秋看了截图之后,立刻在网上找了全部的新闻,一条条看下去。沈清秋眯了眯眼睛,打开手机给班长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班长,明天我发烧了,不去上课了,帮我请一下假。”也不等班长答应,直接挂断电话。

找到克里斯的所有资料,沈清秋在国外的几年,除了学习,还交了不少的朋友,其中有一个很厉害的黑客,沈清秋向他学了几招,虽然不多,但是攻克一台私人电脑不是问题,沈清秋本想着多学会一点说不定能用的上,没想到是这样的用处。

“敢欺负我七哥,别想着能够全身而退。”沈清秋戴着耳机,脸上映着电脑的光,很诡异。舍友们出去了,只剩下沈清秋一个人,今晚上也没有下雨,沈清秋就开始黑克里斯的各种设备,手指翻飞如蝶,眼睛左右横扫。

找到了,藏得还挺深,这人简直就是人渣啊,下药迷奸,居然还有未成年的女孩子,更甚至还有男孩子,吸毒,还有暗地里买凶杀人,沈清秋把这些统统发到了克里斯的博客和各种公开的社交之中,最后把他账户里的所有的存款都捐献给了未成年人救助协会。沈清秋把自己的痕迹消除的干干净净,深藏功与名。

做完这一切,沈清秋还给大哥大姐发了条信息,让他们不要和克里斯家族的人进行合作。沈爸爸沈妈妈在沈清秋高三时就退休了,将公司交给了大哥大姐。

克里斯的父亲当天晚上就接到了沈氏集团和陈氏集团(沈妈妈的公司,在大姐手里)的电话,终止一切合作。这对于罗克家族来说是灭顶之灾,他们本来就要破产了,本来想要凭借与沈氏集团和陈氏集团的合作来挽救一下,没想到他们突然撤资,给了克罗家族沉重的一击。

网络上已经炸开了锅,沈清秋合上电脑,不管这一切。

第二天,沈清秋只知道,克里斯由于种种罪名被S国进行了化学阉割,还把他取得的所有的成就统统取消,F校还开除了他。沈氏集团撤资与克罗家族破产在热搜之上挂了好几天。这一切都不是沈清秋感兴趣的,他只要知道他的七哥只有他才能欺负,其他人休想。

岳清源很快回国,一回到学校,岳清源就跑去找沈清秋,把他在S国买的东西一股脑塞给沈清秋,虽然这些沈清秋都不缺,但是岳清源还是想要给他买。

岳清源知道沈清秋不关注新闻,也不跟他说自己的遭遇,毕竟最后结果不错不是吗?那人得到了教训,这个要感谢那个神秘人。再说了,那件事说出来没什么作用,还会白白让沈清秋担心。所以,岳清源绝口不提。沈清秋自然也不会提。

17

暑假很快到来,沈清秋就在自家别墅里,也没有外出游玩的兴致,岳清源也就每天去他家报道,就跟闹钟一样。

很快雨季到来。

沈大哥和大姐都去了国外谈生意,沈爸妈去了国外度假,清净峰只剩下沈清秋,沈家请的管家和保姆都不在沈家过夜。晚上,本就黑暗的夜空,没有一颗星星。一声声的雷声从天边传来,闪电带着把天地撕裂的气势呼啸而来,大雨倾盆。

岳清源也不知怎么了,心神不宁。他想到沈清秋一个人在家里,会不会寂寞。于是冒雨去了清净峰。

敲了敲沈清秋的卧室,没有得到回应,岳清源本想走开,但这时一阵雷声,岳清源听到了咚的一声,仿佛是什么摔在了地上。

岳清源担心是沈清秋,用力撞开了卧室的门。卧室里一片漆黑,岳清源打开灯,看到缩在墙角的沈清秋,他已经神志不清了。岳清源走过去,沈清秋的眼中满是恐惧,挥舞着手想要驱赶他。

“不要,不要过来,七哥,你怎么还不来啊。好疼啊,好黑,水,好多水。”沈清秋满脸的泪水,还在说着话。

岳清源心疼了,他走过去紧紧抱住沈清秋,一遍遍安慰他“不哭。七哥来了,七哥不会再丢下你了,不怕,七哥在这。”一遍遍抚摸他的背,安抚着沈清秋。很快沈清秋安静下来,也不挣扎,岳清源低头看了一下,沈清秋已经睡着了。

岳清源把沈清秋抱到床上,刚要把手抽出来,没想到沈清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,还在说着不要走,不要丢下小九一个人。

岳清源只好抓着沈清秋的手,最后实在是扛不住,岳清源就在床边睡着了。

沈清秋做了一个梦,梦里还是那座昏暗的地下室。一个小孩子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,大大的眼睛中装满了恐惧。水位越来越高,小孩子开始挣扎,但很快,水淹没了他的胸口,他开始呼吸困难。

一只手出现,把孩子从水中抱起来,他带着孩子走出地下室,外面是久违的阳光,温暖了孩子的身体。

孩子回头看却被拦住。

“没事了,得救了,不要怕。我是来保护你的,不要怕。”那人的声音很温柔,孩子瞬间安静下来。

那个人带着他穿过茫茫人海,到达海边。

“以后啊,就有别人替我保护你了,不要怕,我要走了。”

“不要走。”

“小九,不怕,他很好的,他会一直保护你。”那人在孩子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。

孩子瞬间长大,正是沈清秋。

沈清秋扑过去,想要抓住那人。他知道,那人是他,也不是他,他是他在绑架时诞生出来的另一个人格,他一直知道,每次在他害怕的时候,他就会出现,保护他,所以他舍不得,那是他最亲密的人啊。

18

沈清秋一下子惊醒,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抓着,试着抽出来,但是失败了。沈清秋顺着手看下去,就看到了岳清源。

沈清秋推了推岳清源,但是触手可及很烫,岳清源发烧了。也是,虽然沈清秋房间的地板上有地毯,但毕竟不是适合睡觉的位置,岳清源发烧也是正常。

沈清秋把人带到医院。路上,岳清源还是抓着沈清秋的手,不时出声安慰“不怕,不怕。”“七哥不会丢下你了。”“小九,不要怕。”

沈清秋笑了,眼角有泪流下。算了,真是的原谅你了。七哥啊。

在医院,岳清源打了点滴,慢慢的恢复清醒,挣开茫然的双眼。沈清秋的身影映入他的眼中。

“小,清秋。”

“七哥,谢谢你。”

“你叫我什么?”岳清源一下子呆住了,好久没有听到七哥这个称呼了。昨晚上是沈清秋神志不清,不算的。

“没听清就算了。”沈清秋就想炸毛的猫一样。

“嗯,小九。”岳清源还是温柔的看着他,眼中盛满了阳光。

“你会保护我吗?这样也不错呢。”沈清秋看见了岳清源眼中的光,也微笑着看着他。

从那之后,岳家的人就发现自家儿子\小弟很荡漾。沈清秋看着身边笑得跟傻子一样的岳清源叹了口气,自己原谅他是对还是错呢?

“小九,我们去游乐园吧。”

“岳清源,你还是三岁小孩吗?那么幼稚,我才不去呢。”

“啊呀,小九,就陪我去嘛,我想去很久了。”岳清源眨着他的卡姿兰大眼睛。

“好吧,那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了。”

沈清秋别忽悠我没看到你眼中的想去。但是这句话岳清源可没胆子说出来,好不容易小九原谅自己了,当然要好好宠着。

“发什么呆,还不快走?”沈清秋转过身催促岳清源。

“来了,马上就来。”岳清源冲着沈清秋挥了挥手,跑步跟上。

微风轻轻起,吹来阳光的味道。

 

后面的话:写到这里就不想写了,因为在这里两人的误会解除了,然后的感情的发展就要他们自己努力了,因为看到过一个小说,平行世界,可能我写的东西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平行世界,剧情就相当于傀儡的丝线,不想让他们的感情不受自己的控制。所以在解除误会之后,他们的生活就要靠他们自己了。

13

看到时间晚了,大家也都散了,沈清秋只好带着岳清源回家。

岳清源拉着沈清秋的手,走在他身边。突然,岳清源坐在马路上就不动了,任凭沈清秋怎么拽,都不动。

没办法,不能把人丢在这里,沈清秋只好蹲在他身边。岳清源抱住沈清秋,小九小九的叫个不停。

最后还哭了,眼泪呼了沈清秋一身。

“去过的,可是去的晚了,那里没有人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他一直在说着对不起。

沈清秋知道他去过,但是心里那道坎怎么都过不去,听到岳清源亲口说出来,他就原谅他了。他同样抱住岳清源。

打了个电话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人,自从高二之后,两人就不在乘坐家里的车了。

先把岳清源送回穹顶峰,沈清秋回到自己家,洗完澡躺在床上,放空自己。

他做了个梦,梦里岳清源带着人来救他。梦里的阳光很温暖,就像是在自己封闭内心的时候妈妈的手一样。

沈清秋是笑着醒的。

14

只是原谅岳清源不代表沈清秋会给他好脸色,只是态度稍微的变好了点。

在一起学习,岳清源会随身带着糖,因为沈清秋喜欢。沈清秋也不知道岳清源喜欢什么,也懒得向别人打听。于是开始有人说沈清秋太高傲,也有人黑他,为难他。但是沈清秋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,这些之于他,不过是跳梁小丑。

也同样没有人去告诉岳清源。沈清秋更加被人排挤,只是他性子是这样,虽然因为岳清源有了一些改变,但是长久以来养成的是不会改变的,所以岳清源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。两人还是一起上学,跟以前没什么区别。

谁知高考第一场考试前的两个小时出了意外。沈清秋的准考证找不到了,岳清源都快急死了,可是沈清秋知道是自己某个同学做的,他看自己不顺眼很久了,高考而已,大不了不考了,自己还可以出国。

可是岳清源还是拉着他去找了老师,办了一张临时的准考证,沈清秋进入考场,坐在座位上,思绪不可抑制的跑到岳清源身上。

明明不是自己的准考证,愣是找了半天,比自己还要着急,最后还拉着自己去找了老师。急得满头大汗,非要看着自己进入考场才去自己的考场。真是个傻子。沈清秋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经年不见的微笑。

考试开始,沈清秋慢悠悠的答题,这些题对他来说不是问题。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,沈清秋放下笔,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窗户外的阳光。岳清源之于他,就是阳光啊。

结束铃声响起,老师收走答卷,沈清秋走出考场,岳清源肯定会来这里的,沈清秋就等在楼梯口。

“清秋,等很久了吗?我们走吧。”岳清源看着站在阳光下的沈清秋,快步走到他身边。

“嗯,没有多晚。”改变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。

两个人走在阳光下。

高考很快过去,沈清秋去了国外度假。

15

沈清秋在开学前一周前回国了,两人都考上了C大,沈清秋在中文系,岳清源在外交系(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,算是私设。)。

“岳清源,我教你打游戏吧。”沈清秋看着岳清源的侧脸,突然冒出了一个想要教他打游戏的想法。

“好啊,只是我比较笨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沈清秋开始教岳清源打游戏,只是岳清源实在是没有打游戏的天分,沈清秋也有点无奈,只好把人拉进自己的游戏群,让他没事的时候就去玩一玩。

岳清源就这样进入了沈清秋的世界,沈清秋也开始向岳清源展开心扉。

开学后,岳清源果然是如鱼得水,他态度好,学习努力,很快就得到了老师们的欣赏,沈清秋在中文系还是高中一样的做派,还好他的舍友很好,也很会打游戏,几个人就经常凑在一起讨论游戏的事。他们也知道沈清秋这个人不是那样的高冷的人,对自己人很好,只是性格有点冷而已,都习惯了。

大一下学期,岳清源加入的社团要去国外的一个高校交流学习,岳清源不放心沈清秋一个人,被沈清秋直接打包送走。

岳清源就这样去了S国的F高校。

岳清源在交流学习之中展现出了过人的天分,态度诚恳,落落大方,很快就得到了F高校老师的青睐。只是这样就遮盖了有些人的利益。

克里斯·K·罗克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自己的天分很好,也肯努力,只是从小顺遂的生活让他养成了他理应得到最好的东西的心态,也就是熊孩子心态。老师们几乎都会称赞岳清源,于是克里斯很是嫉妒他。在离别聚会之中,他对岳清源下手了。

国内外新闻通通报道了。这本是两个学校之间的交流学习,但两国的领导人对此很关注,也变相相当于外交事务。

沈清秋平时很少关注新闻,他关注的东西很少,所以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得知岳清源被人当众泼红酒的事。

10

上课很无聊,沈清秋智商很高,这些知识他早就学会了,无聊至极,他趴在桌子上,开始在纸上写乐谱,他喜欢音乐,尤其是古琴,也很有天赋。

岳清源坐在他后面,脊背挺直,一眼就看到了沈清秋的状态,有点无奈,沈清秋虽然看着很冷漠的人,其实孩子心性,无聊了就会注意力不集中,只有在写乐谱的时候才会精神高度集中。

一节课就在沈清秋冥思苦想中度过了,课间,教室里一片热闹,沈清秋把笔一放,伸了个懒腰(单人桌)。这个谱子没谱完,但是这一小部分有的地方不太顺,可是不知道是哪里不对,没有思路,也就放在一边,等什么时候有了灵感再修改。

“清秋,累了吧,要不要喝水?”岳清源的手中拿着一瓶水,递到沈清秋面前。

沈清秋看也不看,趴在桌子上,用笔在纸上画圈圈。岳清源也不气恼,把水放在桌子上,坐到自己的座位上,准备下一堂课的书和资料。

上课铃响了,老师开始上课。

就在沈清秋快要睡着的时候,一支粉笔准确无误的丢到了他的头上,沈清秋坐直身体,看着讲台上的老师。

“沈清秋,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“细胞失水,植物细胞会质壁分离,动物细胞如果失水过多会死掉。”

“嗯,以后上课认真听讲,坐下吧。”老师饶过了沈清秋,继续讲着细胞。

这一部分好像挺有趣的,沈清秋坐直,目不转睛的看着黑板。

期中考试很快到来,沈清秋毫无意外的考了第二,不过他也不在乎,第一是岳清源,那个呆子只会学习,自己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做别的事,没有考过正常。

经过半年的软磨硬泡,沈清秋也渐渐接受了岳清源的唠叨。所以,考完试之后,两个人难得平心静气一起回了家。

“清秋,今晚上去我家吃饭吧,叔叔阿姨还在国外,没办法回来。今晚我妈做桃花酥。”岳清源看着沈清秋进入清净峰,发出邀请。

就在他以为沈清秋要拒绝的时候,却听到了“嗯”,小小的一声,不仔细听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11

晚上,穹顶峰。

大厅里岳家一家人和沈清秋坐在一起,气氛温馨。

在岳清源上高中的前一天,岳清源就跟家里人坦白了他喜欢沈清秋,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,而是想跟他度过一生的那种喜欢。

岳家的人也都很喜欢这个孩子,也不反对自家儿子追人,但是没想到自家儿子是个怂包,还没有告白,岳妈妈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啊。

席间岳妈妈疯狂暗示自己儿子为沈清秋夹菜,可惜,岳清源就是一个怂包,只是低着头吃自己的饭,不敢抬头。

自家怂包指不上了,岳妈妈亲自上阵,热情的给沈清秋夹菜。

“清秋,多吃点。”岳妈妈笑得一脸温和,看着面前沉默寡言的沈清秋,闪过一丝心疼,多好的孩子啊,要不是当年的绑架,这孩子也不会这样。

“多谢阿姨。”其余的话再也没了。

一顿晚饭就在沉默中过去。沈清秋回到自己家,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。

突然,开始下雨,还伴随着隆隆的雷声。现在清净峰没有多少人,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沈清秋一个人。

“咔哒”一声,停电了。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沈清秋怕的滚下床,缩在床脚,抱紧自己的膝盖,脸埋入膝盖,瑟瑟发抖,他想起了那个黑暗的地下室,阴冷,黑暗,雷声,水。

他开始陷入那种无边的恐惧,身体变得冰冷,头脑也没有反应,紧紧咬住嘴唇,尝到了血的味道。

沈清秋想要去拿手机,但是刚伸出手,一声雷声响起,沈清秋抱紧自己的头,紧闭双眼,一遍遍催眠自己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

猛然间,沈清秋抬起头来,嘴角勾起一个微笑,他爬上床,冷静的盖好被子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一夜无梦。

第二天阳光照到他的脸上,温暖的阳光唤醒了他,沈清秋起床收拾好一切,出门去学校。

12

“清秋,昨晚睡得好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出门就碰上了岳清源,岳清源本想跟沈清秋聊天,但是一看沈清秋没有聊天的念头,也就不再说话,两人默默无言。

每天岳清源都在绞尽脑汁地找话题,沈清秋有兴趣就会跟他多聊一会,不感兴趣就在一旁写乐谱。

很快到了分班的时候,沈清秋选择了文科,岳清源选择了理科。本来岳清源想要选择文科的,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想,有自己的生活,所以就按照自己的路线走下去。

两人在高二之后就很少有时间在一起了,但岳清源只要逮到机会就会去沈清秋身旁晃,所以大家都知道文科一枝花的沈清秋身边有一个竹马竹马,是理科那边的大佬。

在高二上学期的时候,他们就要学完所有的知识,学习的时间很长,沈清秋上课也没有做过别的事了。

高二很快过去,他们迎来高三,这一年过后,他们就要奔赴大学生活,沈清秋早就选好了自己将来的学校。

“清秋,你要去哪所学校啊?”岳清源从理综的海洋中上岸,看了一眼旁边做英语的沈清秋,问了这个他想了好久的问题。

“C大,中文系。”

“以清秋的能力,肯定能上。”岳清源松了口气,C大虽然很难考,但是以他们的能力肯定能上,正好C大也是文理都有得综合大学。

得知沈清秋的大学,岳清源开始更加努力的学习,他要确保万无一失。

高三第一场期末考试之后,他们迎来了寒假。终于能从繁重的学习之中解脱出来,高一的那些同学就聚在一起办了一个聚会。吃完饭,众人去了KTV。

在包厢之中,岳清源喝醉了,而且像个小孩子一样,不让其他人碰,八爪鱼一样的抱着沈清秋,推都推不开。

(其实我不太想让七哥喝醉,我是真的不喜欢喝醉的人。但是为了剧情接下去,还是让他醉了吧。前面已经知道,九妹知道七哥去过,但是晚了,所以他已经有点原谅七哥了,但是九妹想听到七哥亲口说出。七哥怂啊,看到九妹不想说话,也就不再打扰他。所以醉了吧,那样就都能说出来了。)

8

很快假期结束,两人迎来了他们的高中生活。

一大早,沈清秋坐在自家的车里,玩着王者,行李什么的早就让人送到了学校,他只带着手机和电脑,一身轻松。

穹顶峰里,岳清源看着沈家的车,眼睛一转,拎着书包就朝着沈家的车走去,敲了敲车窗,露出沈清秋面无表情的脸。

“小,不清秋,我家的司机今天请假了,我能坐你家的车去学校吗?”岳清源委屈的看着沈清秋,活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大狗狗。

沈清秋转过头,跟司机说了一声。

“岳少爷进来吧。”沈家的司机招呼岳清源。

就这样,沈清秋坐在后座,岳清源坐在沈清秋身旁。车子的性能很好,沈清秋睡着了,昨天晚上那群小崽子不省心,折腾了他半个晚上,直到凌晨两点才睡。

岳清源分神看到沈清秋睡着了,想要给他搭上毯子。还没碰到,沈清秋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那双眼睛中满满的警备,还有害怕,不似平日的冷静。

岳清源眨了眨眼睛,沈清秋彻底清醒过来,自己拿了一张毯子盖在身上,也不理会岳清源,继续睡。

岳清源也不知道沈清秋到底经历了什么,警惕性太高,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使他惊醒。岳清源很自责,要是自己早点去就好了。

沈清秋梦到了被绑架的时候遇到的事情,帮助岳清源逃出去后,他就被绑匪绑起来用鞭子打了半死。鞭子打在身上很疼,他受不住,晕了过去,也不知道被打了几次,他都没有任何的意识。

后来,下雨了,他所在的地下室地势低洼,水很快涨到了他的膝盖,他感受到了绝望,他只希望七哥赶快回来,水越来越多,他体力不支晕了过去,在晕过去的前一刻还是想着七哥快来救我。

到了这里沈清秋就再也睡不下去了,这些年里,他都会梦到这些,已经习惯了,受到的创伤已经好了,但是他不想回想那些,那些太过沉重,也太绝望了。所幸他逃出来了。打开窗户,感受着阳光,这让他心底的阴霾散了很多。

车里的人显然都不知道沈清秋的情况,沈清秋掩藏的很好,就算睡觉梦到了不好的事情,也从来不会表现出来,他从来没有熟睡过,就是因为那些事情太过绝望。

车子很快,到达了学校。

9

到达学校,手续什么的很快办好,得知宿舍之后,岳清源很开心,他跟沈清秋是对门。其实岳清源更希望他们是同宿舍,不过在对面也是很好的。

沈清秋没什么表示,在哪里都好。

到了宿舍,沈清秋动手铺床,在国外治疗的那几年沈清秋十分抵触别人的触碰,就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能被别人碰,所以沈妈妈只好教他怎样做,这也就导致了沈清秋什么都会。

铺完床,沈清秋刚要整理自己的衣服,岳清源敲了敲门,舍友请他进来,岳清源道谢之后向沈清秋走来。

“清秋,我帮你吧。”

沈清秋也不说话,只是转身坐在了椅子上,拿出手机点开游戏。

岳清源就在沈清秋刚才的位置上为他整理衣服。很快,全部整理好了,也到了中午。其他舍友已经走了,只剩下沈清秋和岳清源。

沈清秋也不管,把手机揣在兜里,走出宿舍门,还等了一会儿。岳清源出门,沈清秋把宿舍锁好,也不等人,走向在手机上查到的店铺,看了一下大众评论,还不错。

岳清源紧紧跟在沈清秋身后。太阳有点大,岳清源在思考接下来要怎样跟沈清秋说话,一直低着头,也没注意前面的人。

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,岳清源猛地抬起头,才发现沈清秋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两顶帽子,其中一顶正在自己的头上。

“这么大的太阳,也不知道戴帽子,傻。”沈清秋带好自己的帽子,也不看岳清源,径直向前走。

岳清源感觉今天挺好的,阳光明媚,他的嘴角就要跟太阳肩并肩了。

沈清秋侧过头看着旁边的橱窗反照过来的岳清源,嘴角向上扬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本来的样子。

到达目的地,沈清秋坐在椅子上,点了自己想吃的东西,就开始看游戏论坛。在国外,他很孤单,就是靠着游戏才不孤单。认识的那些人都很好,沈清秋很喜欢他们,虽然他们打游戏很菜,但还是陪着他,哪怕自己比较毒舌,还是一声声的叫自己大佬。很不错。

两人很快吃完,一路回到宿舍,谁都不说话,一路沉默。

6

在医院中等了一个多小时,那对情侣才知道沈清秋的情况,这孩子在发高烧四十度,左手手臂上有十道伤口,背上还有鞭子的痕迹,右脚有轻微的骨裂。

他们很是震惊,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,受了这么严重的伤。医生问他们知道这孩子的家人吗,他们只能回答这孩子是他们捡回来的,他们也不知道,先拜托医生照顾好他。他们去警察局报案。

到了警局,那对情侣说了情况,他们联系了最近丢孩子的几户人家。电话打到了沈妈妈的私人手机上。沈妈妈的私人手机是不公开的,她只告诉了警察,所以手机一响,沈妈妈怀着激动的心情接通电话。

挂断电话之后,沈妈妈连忙跑出办公室,开车赶往警察局,一路上心情很是忐忑,希望那就是她的小九。到了警局之后,那对情侣一看到沈妈妈,就知道面前的女人很大可能就是那孩子的亲人,太像了。

沈清秋跟妈妈有六分相似,尤其是他们的右眼眼角都有一颗泪痣。其他人家都还没来,所以那对情侣只好告诉沈妈妈去医院,去看看是不是她的孩子。

沈妈妈去了医院,隔着病房的玻璃,她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如刀割,她的孩子啊,她放在手心里的宝贝啊,现在就躺在病床上,面色苍白,嘴唇紧闭,时不时皱起眉头。

手续都办好之后,沈清秋算是找回来了,那对情侣好人有好报,得知消息赶来的沈爸爸给了两人一个承诺,只要不是违法犯罪触及底线的事,他就会帮他们办好。

沈家的孩子找回来了,岳清源也放下心来,他去看了沈清秋。在医院里,他看着已经退烧清醒过来的沈清秋,只想抱一抱他,但是沈清秋躲过了。岳清源的手就那样尴尬的伸在空中

他看着沈清秋,那双好看的眼睛没了光彩,整个人呆呆的,拒绝任何人的触碰,哪怕是沈妈妈贸然接近也会吓坏沈清秋,只能是陪在他身边,不能触碰。沈家的人陷入了悲痛,往日机灵的小九变得这样,只是没办法,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,精神好像也受到了刺激,只能先把身上的外伤治好,至于精神方面,等他出院会带他出国接受治疗。

很快沈清秋的伤已经好了,也不抵触沈妈妈的触碰,但是其他人还是无法碰到他。沈妈妈放下所有的事情,带着沈清秋去了国外,这一去就是七年。这期间沈清秋一次都没有回来过,只有沈妈妈带回来的消息,说是沈清秋恢复的很好,高中就要回来。

7

岳清源中考过后有两个月的假期,得知沈清秋要回来,岳清源很开心,接机的前一晚上换了好几身衣服,确保自己的形象是完美的,这才去机场接机。

岳清源一眼就看到了沈清秋,一个箭步冲上去,想要拉沈清秋的手,被躲过。

“小源啊,清秋还是比较抵触别人的接触,你别介意。”一旁的沈妈妈安慰邻居家的孩子。

“阿姨,没关系的。”

回到家里,岳清源想问沈清秋近来的状况。

“小九。”

“是清秋,以后不要叫错了。”

然后无论岳清源说什么,沈清秋都不再理他。岳清源知道,回不去了,可是他去了,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人了。他不想解释,解释有什么意义呢。

在假期的时候,岳清源一次次的去清净峰,但是跟沈清秋无法交流。

所以知道沈清秋高中会回国,而且通过多方面打听,知道了沈清秋要去市一中,岳清源在自己的志愿书上只填了市一中。

他知道,他喜欢他,青春期发育之后,他做了一个梦。梦里他把沈清秋压在身下,狠狠的欺负。梦里沈清秋浅绿色的眼睛里茫然一片,眼尾因为情欲而染上红色,眼角的泪欲滴不滴。粉嫩的唇开开合合,呻吟着。白皙的脊背和纤细的脖颈上都是红痕。第二天醒来后,看到自己的情况,他就知道,他陷进去了,无法自拔。

只是当年的事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道墙,回不去了,岳清源就算是喜欢他,但这堵墙消失之前,他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可能。岳清源只想弥补沈清秋,对他越来越好,沈清秋也不拒绝也不接受,关系没有丝毫的缓和。岳清源不知道的是,他们之间的墙开始有了裂缝,只等一个时机就会崩塌。

沈清秋喜欢猫,他从国外带回了一只纯白色的折耳猫,名叫修雅。岳清源的玄肃在他上初中的那一年就已经死去了,当时他哭了好久,家里人带回了一只小萨摩,还是叫玄肃。两只宠物的主人关系不好,但是两只宠物玩得很好。岳清源也就一起照顾着修雅。

虽然医生说沈清秋的精神很正常,但是沈清秋知道,他的精神很是有问题,只是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,他掩藏的很好。二年级才不到十岁的年纪,遭遇了绑架就算是得救了也还是会有影响,但是沈清秋一直都在家人的宠爱之下,所以他的心情很是平稳,也就骗过了所有人。

4

岳清林走在街上,有点挫败,弟弟还是找不到。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边的石头,一只手出现在岳清林的视线之中。

岳清林连忙跑到那里,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那张小脸面色苍白,嘴唇上布满了咬痕,还有点点血迹。

岳清林一把抱起岳清源跑向医院,还好这里距离医院很近。岳清林焦急的等着结果,在岳清源被送到医院交给医生之后,他才想起来通知自家爸妈。

岳家爸妈得知消息,连自己的工作也不干了,直奔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岳妈妈一把抓住自家大儿子的手,想要问情况,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岳爸爸拍了拍妻子的手,无声的安慰她。

时间也不是很长,他们等了半个小时,但是在他们看来,他们等了一个世纪。

看到医生的那一刻,岳妈妈直接冲到医生面前,吓了医生一跳。

“医生,我,我儿子,”

“你是病人家属吧,放心孩子没事,就是有点劳累过度,再加上担惊受怕。”

“谢谢,谢谢医生。”

听到医生的话,三人放心了。可是自家孩子找回来了,不知道沈家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。

“小九,小九!”病房外岳妈妈听到自家儿子的喊声,也不管其他人,冲进去,拉住岳清源的手,眼泪又掉下来,滴在床单上。

“放心了,没事的,回来了,不怕,小源不怕,妈妈在这里。”一声声的安慰,丝毫没有起作用。

岳清源还是在哭,一声声的叫着小九。

当晚岳清源就发烧了,高烧不退,一直到了找到他的第五天,他才退烧。这几天里,沈家还是没有找到沈清秋,他们知道岳家找回了孩子,多少有点怨气,但是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,只能加大搜索力度。

在他们被绑走的第二天,岳清源是在沈清秋的帮助下逃出来的,在他逃出来前,“小九,你放心,我一定回来的,你要等着。不要怕,七哥会回来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七哥,七哥你一定要快些回来啊。这里好黑,小九怕黑。”

“好,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,我会带人来救你的。”

说完,岳清源就离开了。沈清秋也就一直在看着他越走越远,一直到那个小窗户里没有了岳清源的身影。

“七哥,你一定要来啊。”

5

岳清源这一走就是十天,在这十天里,沈清秋每日忍受着黑暗,他本身就十分怕黑,那些人把他关在地下室,没有一丝光亮。还好这些人还是有点善心的,每日都来送饭,一日两次。

沈清秋就一次次数着饭的次数,一直到岳清源走后的第十次饭。还是没有来,都十天了,七哥是不是忘了呢,还是没有逃出去,沈清秋一直在胡思乱想。

岳清源逃走的第十次饭之后,外面下起了大雨,这个地下室地势低洼,那些人没有想到这一点,等到他们想到了,地下室的水已经到了成人的腰部,对于沈清秋来说这就是灭顶之灾啊。等他们赶往地下室的时候,沈清秋已经晕了过去。那些人把他转移到了另一间房子。当天晚上,沈清秋就发起了高烧。昏迷不醒,那些人还以为这孩子还是被吓晕的,也就没有去请医生。

沈清秋这一烧就烧到了大雨之后的第三天。醒了之后,沈清秋就呆呆的,不说一句话,就是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角落里,要不是他的胸膛还有起伏,人们都要认为这孩子要死了。

沈清秋一直在想,为什么七哥不来救自己,他忘了吗?七哥,你快来啊,小九要撑不住了,再给你一天的时间,一天之后你来了,你就还是七哥。

可是他等了整整一天,岳清源还是没有来,沈清秋本身就非常聪明,他在这几天都观察了这些人,早就拟定好了逃跑的路线,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。沈清秋抬起头,明亮的眼眸暗了下去。

他趁着那些人没有防备,跑出了房间,但是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在房间旁边的杂物间躲了几个小时。然后趁着夜色,跑出了这里。

跑之前,他回头看了一眼这座房子,“不等了。”转身不要命的跑,在他转身的那一刻,下雨了,他的脸上都是水迹。

夜色,雨夜,成了沈清秋的庇护所,他不知道要去哪里,只知道要跑,要跑出这里,要去找警察叔叔。然而,沈清秋并没有退烧,终究体力不支晕倒在了路旁。

这是在郊区,本来离最近的公路不远,但是沈清秋跑错了方向,离市区越来越远。幸好一对来旅游的情侣发现了晕倒在路边的沈清秋,他们是来看这里的夜色的,碰巧下起了小雨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看到沈清秋后,男孩赶快把沈清秋背起来,女孩撑着伞。

这对情侣就这样守着,半夜沈清秋发起了高烧,还一直哭,说着什么,七哥你还不来救我,是不是不要小九了。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胡话。

那对情侣吓坏了,连忙找了一辆车带沈清秋去了医院。

3

自从沈清秋搬到苍穹之后,全别墅区的人都知道,岳家的小儿子有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两个人形影不离,从幼儿园开始两人就一起上下学,幼儿园距离别墅区很近,所以两人都不会让家里人来接。

幼儿园之后,两人一起进入了苍穹小学。很巧的是,两人同一个班,还是同桌。

“小九,我们去上学吧。”岳清源拉起沈清秋的手,向学校走去。

“嗯,都听七哥的。”

在小学里,由于沈清秋长得好看,荣获校萌的称号,香香软软的小包子,谁都会下意识的照顾他。所以在小学一年级他们过得很快乐。

飞来横祸就是这样的。

二年级开学的一周之后。周五放学之后,两个小人儿手拉手回家。

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,岳清源听到了打架的声音,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七哥?怎么了?”看着岳清源站着不动,沈清秋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他。

“小九,我听到有人在打架,我想去看看。你在这里别动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岳清源不放心,再三叮嘱一定要等他回来。

沈清秋点点头表示好的。

这一天真的是很不巧,沈家雇的保镖请假,岳清源离开,只剩下了沈清秋一人等在巷口,沈清秋就等在那里,没有注意到危险靠近。

绑匪早就注意到了这两个孩子,他们虽然穿着校服,但是他们身上的书包,鞋子无一不在昭示着他们都是富人家的孩子。他们已经蹲点好多天了,确认这两个孩子很有规律,而且从来没见过有大人来接他们。

一只手伸了过来,拿着一块毛巾,散发着乙醚的气味,捂住沈清秋的口鼻,沈清秋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,就晕倒了。

走出巷口的岳清源看见沈清秋被人抱在怀里,一瞬间冲了上去,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,他也被迷晕。

沈清秋和岳清源就这样被带走了。等到两家的家长发现不对之后,才发现,沈清秋身上的追踪器没了信号,这是被屏蔽了。

沈妈妈当场哭晕在丈夫怀中,沈清秋是她的孩子,早上还跟她说早安的,现在却没了音信。沈爸爸当即报警,岳家,岳妈妈找了自己的朋友,警局的局长,请他帮忙。岳爸爸则发动自己的人手大面积搜寻。两家人都通过自己的手段去找,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。

都已经一周了,还是没有两个孩子的消息。沈家的哥哥姐姐早就放下了公司的事务,加入到找弟弟的行动之中。岳清林也向研究所请了假,专门去寻找弟弟。

2

当晚,岳清源就跑去问自己的爸爸有关于沈清秋的事。

“你说沈清秋?那孩子是沈家的第三个孩子,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,沈家的人都是护短的,特别是这个孩子,那可是沈家人的宝贝啊。”

姓沈的人很多,但是,在这里能够被称为沈家的,只有那一家。沈家是有名的富商家族,享誉国内外。沈家的前两个孩子是双生子,早已大学毕业,跟着沈爸爸在公司工作。沈妈妈也是国内有名的女强人,自己经营一家公司,在自己的努力和沈家的人脉下,公司经营的很不错。

沈清秋是他在四十多岁时出生的,作为老来子,沈清秋很是受全家人的宠爱。这孩子在全家人的溺爱中倒也没有长歪,沉稳大气,有分寸。这样的孩子无疑使最讨人喜欢的,故而不过一周,全苍穹别墅区就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孩子。

在苍穹,无疑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。岳家是外交世家,岳爸爸是国家的外交部人员,岳妈妈也是政府部门的人员,岳家有两个孩子,长子岳清林早已确定了人生志向,他对研究感兴趣,岳家对孩子一向是放任的态度,孩子喜欢那就支持。岳清林也很有天分,高中一年就已经被国内最优秀的大学提前录取。

自从沈家搬来之后,别墅区内的孩子们就发现这个可爱的男孩子真的是很讨人喜欢,每个孩子都会照顾一下他。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,沈清秋说不定可以这样过一生。岳清源想到那件事,都会后悔。要不是那件事,沈清秋会很快乐的过一生。

1

苍穹山别墅区有十二栋别墅,最大的一栋是岳家,题字为穹顶峰,与清净峰相邻。

这一天是岳家的二公子岳清源最开心的一天,他家对面的清净峰有人入住了。要说买下清净峰的人还真是很会享受。买下之后,管家最先进入,然后是设计师,好像是为了给他们的小公子专门设计房间。然后就是园丁,照料花园。其余的人慢慢进入,直到买下清净峰后三年,主人才开始入住。

这一天,五岁的岳清源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,安静的看书。他养的萨摩玄肃在他身边转来转去,拿头蹭他的腿,想要把他往门外推。

“玄肃啊,别闹,乖。我还没有完成爸爸交给的任务,不能陪你玩。”

“汪!”玄肃看着自己主人纹丝不动,跑到院门口的大树下,趴在那里,直勾勾的盯着岳清源。

“你想要我去那里?”岳清源看着玄肃,有点不确定的问着。

“嗷呜。”对对对,小主人快来啊,有好玩的。

自觉猜对了的岳清源放下手中的书,走到玄肃的身旁,扒着门看着门前的车,虽然看不懂这车是什么,但是肯定不是一般的车就对了。

车门打开,走出来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人,他打开另一扇车门,护着一个女人出来,女人的怀里还有一个孩子。男人抱过女人怀中的孩子,动作轻柔。孩子睡得很熟,看样子跟自己一样的岁数。孩子熟睡的面庞上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暖色。

看样子是一家人啊,那孩子真可爱。这样想着,岳清源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那孩子。突然孩子醒了,和岳清源触不及防的对视了一下。

“好可爱,他的脸看着好软啊,好想捏一下啊。眼睛真好看,浅绿色的,真好看。”岳清源看着孩子的眼睛,他喜欢。

那孩子冲着岳清源笑了一下,岳清源就有点蒙了,他现在还不知道,这就是萌的感觉。被萌出血的岳清源没有了别的表情,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孩子。

那孩子不知道跟抱着他的男人说了句什么,男人把他放下,揉了揉他的头,笑着点了点头。

那孩子就走向岳清源,逆着光,仿佛他就是从太阳中诞生,是来拯救深陷泥沼中的人。这一刻起,岳清源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住进了一个小人,很美好,他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。

“你好,我是清净峰的沈清秋,以后就是邻居了。”小人伸出手,拉住岳清源的衣袖,声音小小的说到。

“你好,我是穹顶峰的岳清源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岳清源楞了一下,反应过来回应。

就这样,两个小孩子相见,开始了他们的一生。